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活动 >

兰光科技:重罚内幕大起底

发布日期:2021-10-22 04:51   来源:未知   阅读:

  www.www79479.com香港六会彩开奖记录来自中国证监会的这张297万罚单,对S*ST兰光来说并不感到意外。作为上市公司,长期不按规定披露累计高达20亿的大股东借款及担保事项,视投资者利益为无物,这个惩罚迟早都会来临。

  这是郑维嘉在兰光度过的第22年工作生涯,只有中专文凭,却从兰光集团的底层销售人员一直干到上市公司的副总经理、监事。“我对兰光是有很深感情的,现在兰光多呆一天则是痛心一天。”一脸倦容的郑维嘉说这话时还带着怒气。曾经打算要在这干到退休的他,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种方式离开兰光。

  2009年元旦刚过,处于舆论峰端的S*ST兰光,其董事会贴出了最新的决议公告:将在1月20日召开200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提名顾地民等6人作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表示,其董事会将督促大股东及相关部门继续努力寻求新的重组方对公司进行重组,并一揽子解决大股东占用、股权分置改革等相关问题。

  深圳福田区振华路的兰光大厦,楼外人声嘈杂。位于大厦8楼的S*ST兰光却显得格外冷清,正是上班时间,前台却空无一人,径直进去只见一排办公室的门都紧锁着。

  作为甘肃省在深圳特区的窗口企业—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兰光科技”,股票代码为000981)是以开发、生产、销售高科技电子产品为主,产学研相结合、技工贸为一体的国内上市公司;曾被国家科技部在2000年认定为首批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为甘肃省国资委管理。

  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兰光大厦18楼后,郑维嘉也正在这18楼办理他的离职手续。历任ST兰光的副总经理、监事的郑维嘉此次也在证监会的处罚名单之列,被罚款20万元,认定市场禁入5年。处罚公告出来后郑维嘉选择了自动申请离职。

  “8楼已经没人办公,都搬到18楼去了。”一个刚好下来8楼拿东西的兰光员工告知记者。而18楼正是ST兰光的控股股东—深圳兰光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所在的办公层。

  2008年12月29日这天下午,S*ST兰光的董事会秘书李笛鸣正在筹备召开董事会换届会议,因“人手不够,忙得不可开交”而匆匆挂断了记者电线日,S*ST兰光因长期、多次不按规定披露大股东及关联方占款与担保事项,涉及金额巨大、性质恶劣、后果严重,收到中国证监会开出的《行政处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根据S*ST的致歉公告,2005至2006年间,S*ST兰光直接或间接通过第三方给控股股东兰光经济发展公司、兰光集团借款、担保贷款累计高达20亿,数十笔已达披露的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

  中国证监会根据情节轻重,对S*S T兰光以及16名高管开出罚单,罚款金额总计297万元。此外,证监会认定兰光科技前董事长路有志为永久市场禁入者,同时遭市场禁入的还有董事王兴志、李伟、李济朝、李亦农等8人,禁入期限为5-10年不等。

  对于此次被罚款,郑维嘉称是“罪有应得”。因为正是这些企业的违规行为,让S*ST兰光以及他自己落到现在这一步。

  在2006年股权分置没有改革之前,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在资本市场是常有的事。

  经有关监管部门的查处,S*ST兰光有累计20亿之多的大股东以及关联方违规占款和担保资金未按规定披露。后遗症则是,大股东所占用的4.63亿元也成为S*ST兰光背上的债务。按照现任董秘李笛鸣的说法是,“大股东已经完全没有能力返还这笔占用的资金。”

  资料显示,S*ST兰光成立于1998年,于2000年深圳交易所上市,母公司为深圳兰光经济发展公司(下称“兰光经发”)。而兰光集团则通过全资持有的子公司兰光经发,间接持S*ST兰光8110万股,占S*ST兰光总股本的50.37%。1983年,甘肃省投资110万在深圳特区创建了一家窗口企业,这便是兰光集团,目前为甘肃国资委100%全资拥有。S*ST兰光多项违规借款和担保的对象,正是兰光经发和兰光集团。

  为何大股东没有能力偿还这些钱?而这些钱都到哪去了?这些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投资者。郑维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股东兰光经发和兰光集团向S*ST兰光,后被查处证实为违规的多笔借款和担保,都用于多个项目投资了。因为“投资失误,这些钱都收不回,等于打水漂了,”郑直言。

  郑维嘉透露,2003年S*ST兰光为兰光经发的关联公司深圳彩虹皇旗电子公司担保的3000万贷款。这笔后因彩虹皇旗无力偿还,债务直接转移至S*ST兰光账上的投资项目。

  2002年,S*ST兰光通过收购,持有彩虹皇旗41.78%股权。“作为第一大股东,彩虹皇旗要办工厂,让S*ST兰光掏钱也说得过去。”郑维嘉说,但“这个工厂办起来后却交给了别人管理,兰光也不管,任由这帮人胡来。某些高管出差一律五星级宾馆、招待费动辄上万,都记在S*ST兰光账上。”彩虹皇旗后因为经营问题,贷款到期无力偿还。

  “位于深圳福田区深南大道凤凰大厦对面的嘉麟豪庭,这个楼盘当年是众所周知的烂尾楼,已经被转手过几次。当时这个烂尾楼的老板找到了S*ST兰光,想让兰光接手投资。我当时还提醒过李伟(时任兰光集团总经理、S*ST兰光董事),这个项目明显有问题。但兰光还是做了这笔交易,扔了3500万进去。”这是郑维嘉提到的第二个投资项目。

  据S*ST披露的公告,2004年兰光经发以5000万购得嘉麟豪庭地产,首期支付3500万。后因对方原因房产不能正常过户,款项将分期退还,兰光经发作为债权人将3500万债权转让给S*ST兰光,以冲减其所占用的资金。

  “还有一个陕西省教育活动中心的项目是有问题的,但6000万还是投进去了,”郑维嘉说。据公告,S*ST兰光为陕西教育活动中心提供5938万的银行贷款担保,因到期陕西教育未能偿还,责任关联方S*ST兰光、兰光经发、兰光集团代为清偿。

  郑维嘉透露,除彩虹皇旗跟兰光主业有关的投资外,其他项目均是跟兰光主业发展无关的投资。“这些乱七八糟的投资,钱都是收不回来的,背后更多涉及的是一些高管的利益在作怪。”郑称,更要命的是,“这些投资项目从来都没有经过上市公司应有的手续。”郑维嘉提到,即便是非上市公司,企业投资项目起码会派人调研,通过董事会讨论决策,但兰光早年的很多项目甚至连董事会都不开就直接签署文件。

  “包括很多借款和担保,上市公司该有的程序都不履行,更不要说在年报上披露了。”郑维嘉表示,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高管几乎都不懂《证券法》, 对上市公司行为规章更不了解。“自己在一些文件上签了字还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坦言。

  从郑维嘉的描述中,可以得知S*ST兰光与控股股东兰光经发、兰光集团之间的财务往来非常频繁。实际上,“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集团公司之间的账从来没有分开过。”郑维嘉说道,上市公司和集团财务一直没有明确的区分,才使得上市公司的债权债务如此混乱。

  如果投资失误背后,是S*ST兰光的某些高管层的利益链作怪。郑维嘉认为,S*ST兰光两年内的四次重组失败背后,则是多方利益的博弈“拉据战”。

  2006年S*ST兰光因为大股东占款问题无法得到解决,资金缺乏经营困难。时逢股权分置改革,开始寻求重组之路。同年5月,S*ST兰光迎来了它的第一次重组。当时,兰光集团与上海创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关于深圳兰光经济发展公司《改制并增资扩股意向书》,重组S*ST兰光。历时近一年后,上海创华因股权价格等问题,提出无意再高价竞购公司股权宣布退出,兰光第一次重组失败。

  随后到了2007年6月,S*ST兰光开始启动较大规模的第二次重组。引进了北京润峰投资集团、北京建工集团、深圳新锦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惠州嘉宝田乡村俱乐部有限公司、深圳瑞福德集团、甘肃宁氏集团在内的六家意向重组方。

  “引进的这些重组方中,有人猜测,高管层王兴志、李亦农、李伟、路有志都有各自的关系。都想通过自己的关系将认识的公司拉进来重组,但实际上这些公司都是够不着边。”郑维嘉直言。

  几个月后,在兰光披露的重组方名单中,这六家公司无一在列,而更换为白银有色。消息一出,市场投资者大惑不解。“实际上,白银有色是甘肃国资委中途引进的。”郑维嘉说道。

  2008年5月28日,S*ST兰光宣布,白银有色因未与债权银行达成有关债务处置协议而退出重组,兰光的第三次重组宣告失败。同时S*ST兰光在公告中表示,将从原六家意向重组方中重新选定重组企业。

  但不到一个月时间,变化又起。 6月23日,S*ST兰光宣布找到新的重组方—深圳鸿荣源置业集团。这家同样未在六家意向重组方之列的房地产公司,又突然迎来了S*ST兰光第四个重组方。

  据S*ST兰光公告,甘肃省国资委与鸿荣源置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签署了包括接收兰光集团、兰光经发以及S*ST兰光债权债务、S*ST兰光股权分置改革的一揽子重组协议。鸿荣源置业预付了3000万的履约保证金。

  “鸿荣源动作很快,不到一周就派人进驻兰光清算财务。”郑维嘉说,“鸿荣源进去之后马上就发现账不对”。7月鸿荣源置业集团方面提出,由于拟注入资产的权属不完整以及同业竞争问题,鸿荣源置业决定终止原先的“一揽子”重组方案。但鸿荣源方称,收购继续进行,拟采取在本次收购深圳兰光电子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过户至名下之日,并立即启动S*ST兰光“清欠”以及股权分置改革工作,且力争在年底完成。

  S*ST兰光在这期间仍对鸿荣源置业集团抱有幻想,直至12月19日收到甘肃国资委来函被告知,鸿荣源置业集团已经单方面提出终止协议退出重组,第四次重组再次宣告失败。

  “鸿荣源退出有其自身的原因,金融危机影响下资金可能受到了影响,但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兰光本身的问题太复杂。”对于第四次重组失败,郑维嘉并不感到意外。

  据兰光人士称,S*ST兰光的重组工作目前已经完全由甘肃国资委操刀。甘肃省国资委的一位官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政府相关部门对S*ST兰光重组问题“高度重视”,甘肃国资委目前仍在积极接触意向重组方。

  S*ST兰光走到今天这一步,路有志是不可忽略的一个人物。据资料显示,从兰光科技的创办、上市到2008年1月的10年间,路有志一直担任董事长职位,成为S*ST兰光董事长之前,路有志历任过甘肃省电子局人事劳资处处长、甘肃省电子公司驻深圳办事处主任、甘肃驻深工委副书记,后才进入兰光集团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证监会对其的处罚也最为严重,据处罚公告,路有志被罚款30万,认定为永久市场禁入。

  郑维嘉评价路有志对S*ST兰光是“功过参半”。路有志是1996年兰光集团处在二次转型的困难时期调入,2000年带领S*ST兰光并成功上市,兰光集团由此起死回生。 “当时没有老路,兰光集团也可能就此玩完,在上市公司这块,他是立了大功的。”郑维嘉说道。

  但为何一个能将S*ST兰光带上市的人,却将兰光经营得一塌糊涂呢?S*ST兰光上市后,历年披露的财务报表显示,公司业绩逐年下滑。2004年S*ST兰光出现“首度亏损”,2005年因出售有关资产而使得年报扭亏为盈,2006年后均持续加大亏损。

  郑维嘉称路有志是一个“不太擅长企业经营”的人,“老路在企业经营上是不太擅长经营,对上市公司的营运、《证券法》也了解不多。”郑维嘉认为,因为路有志的不擅长经营,才会导致兰光业绩下滑、大股东及关联方长期占款担保等违规问题的出现。“很多时候,S*ST兰光里都是路有志一个人说了算,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这么多年把兰光经营的那么差,为何路有志还可以稳坐董事长之位呢?”郑维嘉说道,在兰光内部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兰光集团原来的上级单位是甘肃省电子公司,路有志曾与时任甘肃省电子公司总经理的王文革有过一场较量。作为下级的路有志将上级的王文革斗败,而作为当时省里有上升空间的王文革,却在这场较量中却丧失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让很多兰光员工弄不明白的是,路有志难道就没有想过为大股东占用和担保巨额的资金,会给上市公司带来怎样的后果吗?郑维嘉说,“兰光也有人大胆假设过,有可能路有志看到兰光没有什么发展前途,有意想为兰光创造一个改制的环境。”

  此外,让郑维嘉一直不解的是,兰光启用的高管,大多都是与路有志一样,出自一些政府部门,“兰光是上市公司,所进行的是市场行为。起码招聘的是懂得运营或者做过销售的一些专业市场人士。”郑维嘉直言,让带着浓厚政府机关色彩的人来经营企业非常可怕。

  据兰光资料,路有志离职时间是2008年1月。而从其阅历看,S*ST这么多年所发生的大股东借款担保形成的资金占用所造成的债权债务都是发生在此期间,而路有志作为企业的第一责任人是难脱干系。而从S*ST兰光中搬走的这些钱,更多被用在大股东兰光经发和兰光集团的投资项目上。但从郑维嘉的描述中,兰光对这些明显存在问题的投资项目上,仍大撒金钱。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这些投资项目背后,可能有某些高管的利益链在作怪,也许S*ST兰光内部涉及到高管权钱交易的问题。

  从郑维嘉口中得知,法院已经开始执行处置S*ST兰光欠款所抵押的相关资产。“2009年1月9日,光大银行就要来封楼,兰光大厦的B、C两座副楼里租用的人都一律搬走。”

  “兰光科技欠光大银行的贷款最多,所以执行力度也是最大的。光大银行看到重组失败后觉得兰光没有希望了,就已经开始行动处置这些抵押的资产,”郑维嘉说道。但封楼一事,记者一直无从向董秘李笛鸣得到求证。但据兰光2009年1月5日一份最新的公告,从2009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期间,兰光大厦的B、C房屋已经委托给兰州物业代为管理。

  而早在2008年的11月20日,S*ST兰光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兰光音响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宣布,即日起停止任何对外经营活动,前期经营形成的资产、负债进行清理整顿。据公告,S*ST兰光原主要业务的子公司深圳彩虹皇旗电子资讯有限公司、深圳市兰光销售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兰光桑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已早已停止经营。S*ST兰光预计2008年将亏损1.2亿元。

  根据有关规定,已经连续三个会计年度亏损的S*ST兰光,将在2008年度报告公告之后被迫退市。依据规定,S*ST兰光将转入三板市场,最终能否盘活兰光的壳资源,就看余下的一年时间内兰光科技能否顺利重组。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因为S*ST兰光的重组成本过高,才导致多次重组失败。郑维嘉认为,如果按照市场规律来重组兰光,成功的机率不大。同时,他提出了两种做法认为可以提高兰光重组成功的可能:一是兰光在退市后宣布破产,这样兰光的壳就可以拿出来单独拍卖,“重组方拍下壳大约就一个亿的成本”;其次是由甘肃国资委强制指定当地的一家企业来重组兰光,“由政府出面,重组才会有实施的力度”。

  但甘肃省国资委宣传处王处长在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两种情况不可能出现,会按照市场的做法为兰光寻求重组。但能否起死回生,还是要靠市场说话。“省政府正在四处寻找重组方,上市一个公司不容易,怎么能轻易让它退市呢?等到安排妥当的时候,肯定会给股民一个完整的解释和交代。”

  对于兰光科技这只壳资源 “不干净”问题,甘肃省国资委一位负责人语出惊人:“中国的上市公司有哪几个干干净净?他们只是做得更加巧妙而已。”

  此外,对S*ST兰光着急的还有一大批投资者们。三板市场素有“退市股票的垃圾场”之称。如果S*ST兰光的重组时间表仍存在诸多不明朗的因素,众多的中小股民的利益更无法得到保障。